听着pencil突然想到kk访谈张国荣的那段视频,刚不敢直视张国荣,闭上眼睛唱歌调侃他的黄框眼镜,光一不多插话,只笑着给胡闹的刚伴奏吉他,张国荣看着他们,完全不懂乱七八糟的歌词的意思却安静地笑着。世界的温柔奇妙与残酷不过与此,在短暂的一生里,三个用真心去爱人,爱这个世界,竭尽全力跟自己战斗过的人曾经这样相遇过。

【修川】忘川一日(上)

*两只鬼

一.

丁修把白无常给揍了。

这说到底也真不能怪他气性大,他糊里糊涂发呆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套住了他的脖子,凉死人的锁链勒得他一个激灵。

“你大爷的”,他只怒骂一声,转身便把这不要命的按在了地上。

接着他愣了一会,被他掐着脖子的这人白得像是刚在面粉袋子里出来的,舌头伸得老长,扑腾着腿咿咿呀呀地叫唤让人心烦。

所以他干净利落地给了他一拳,正打在左眼眶子上。

“打人不打脸”,又一个脸黑的哼哼唧唧地拉着他的胳膊,声音细得像蚊子。

妈的哪来的戏子戏子,丁修骂骂咧咧,扬起胳膊就又要揍人,被他按着的人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冲他嚷嚷起来。

“就……就没见过你这么做鬼的!横什么横!哎呦小爷我...

【AM】有关于一只没有项圈的金毛犬(短篇完)

*参加亚梅茶会合志的文,很久以前就想写的梗了,感谢主催给我这个机会把它实体化。


**

  斯坦警官,五十五岁,三十年来埋头工作兢兢业业,做得了贩毒组织卧底救得了困在发动机里的猫,却从没想过会在退休前一天遇到这档子事。

  他的对面坐着一个像是马上就要由于愤怒而爆炸的家伙,看起来正计划着干掉坐在他身边的另一个人。

  “我他妈的被变态跟踪了警官”,他说。

  斯坦警官决定忽视他口吐脏字的行为,他本以为自己将要处理的是一件寻常的性骚扰案件,而眼前这个人既不是在酒吧嗨高了的女高中生,也不是在办公室被无良...

【AMA】Before the Legend 12(上)

*我好像是有病,要不就一个多月不写要不就一下子磨磨唧唧写一大堆


**

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塔列辛的脸从水池里冒了出来。


那会他们几个正陪着喝高了的高文在水池边上醒酒,梅林拄着腮帮打着哈欠,帕西瓦尔拎着被高文吐了一身的衣服骂骂咧咧,亚瑟近距离感受着那股热烘烘的酒味,正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制止好友一边傻笑一边解开自己的裤子。


“嗝,我们来比比,嗝,谁尿得远”,高文一脸傻笑扑在亚瑟身上,“对,嗝,就对着那个老头的脸,嘿嘿。”


他指着水面叫唤,亚瑟只觉得这家伙是真喝大了。他正忙着帮助大高文把小高文塞进裤裆里,却也瞄见本来平静的池水里真的出现了什么人的脸。...

【AMA】Before the Legend 11

*全是日常,可能跟前文有点画风不对。。


**

“‘别大半夜的坐在草地上亲嘴’,我觉得你们的宝贝骑士法典上有必要加上这一条。”

芙蕾雅饶有兴致地盯着亚瑟,后者嘟嘟嚷嚷着红了脸。

黑发姑娘正在试图治疗他身上由于蚊虫叮咬而造成的肿包,那些玩意星星点点遍布他的两个胳膊和后背,让他看起来像是个久治不愈的麻风病人。

那其实痒得要命,亚瑟却一点也不想管它,实际上他的两个胳膊从昨晚开始就开始显现出又红又痒的迹象了,可那时候的他根本没注意到那些,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,因为早就有另外一件事情填满了他的脑子。

他亲了梅林。

不是什么偷吻,也不是什么骑士之间表示友好的礼仪性的吻...

© 吐魂 | Powered by LOFTER